满嘴脏话女诗人成网友女神 曾称"我就是荡妇怎么着"


大家好,我是田静。

最近有个女诗人因为“骂人特别狠”出了名,她在网上被称之为「战斗系女诗人」、「键盘侠克星」。

她就是余秀华,余秀华身上的标签很多:脑瘫村妇、著名诗人,她的代表作标题便语出惊人——《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读余秀华的诗,后劲儿太足了。看余秀华在线怼网友,满嘴生殖器,竟有点畅快淋漓的爽感,好不快活。

敢开黄腔骂人的名人不多,何况是个女人?

更难得的是,她骂出了“意象”,骂出了“生命力”。

作者:橘总

来源:Ah Girls

余秀华骂人艺术大赏

作为余姐的事业粉,我只能说:千万别惹这个脾气火爆的农村妇女。

她会穿越大半个中国去骂你,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骂你,让无数个自己奔跑成一个自己去骂你。

最后,键盘侠用他们的语塞装饰了余姐的微博,余姐的奢华回怼装饰了大家的语料库。

不认识余秀华?没关系,先记住这几个关键词:

脑瘫村妇、著名诗人、成名作《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你就知道这姐妹多么野生、野蛮、野火烧不尽了。

来自匿名喷的不怀好意、冷嘲热讽、恶言恶语到了余姐这里,基本都是自取其辱的节奏。

有人嘲讽:没人睡你真可悲,余姐先问候一声对方的母亲,然后使出一招乾坤大挪移,反向追击“你有人睡就不可悲吗”,一招诛心。

当被评价“你这种货色不配当诗人”的时候,余姐能单刀直入地品出对方是什么货色:“你不也当自己是人了吗?”

借力打力屡试不爽,别人说她插个鸡毛就像飞,自不量力,余姐顺势拨千斤,不仅进行了防御还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的霹雳。

这招脱胎于“你才傻X,你们全家都傻X”的反弹套路,却多了几分高明和机灵。

巧用修辞手法,信手拈来就是一首轻盈的小诗。

“今天起床,发现夜壶好亮,在原来是你蹭的,多谢”。咂摸一番,是不是有了“今晚月色真美”内味儿。

场景、情节、人物关系五脏俱全,屎尿屁的骚性和散文诗的意境巧妙地杂糅到一起,骂人到了高级境界,就他娘的是门艺术。

最后余秀华总结陈词:老娘从来不骂人,骂的都是畜生。

带或不带脏字,先开始的人都输得一败涂地,还给余姐的即兴创作的练笔做了嫁衣。

战斗系诗人的美名随之而来,大家看得津津有味、酣畅淋漓,因为以前只能看着键盘侠嚣张跋扈、无法无天,

现在终于有一个不骄矜也忍不了的女名人,继承传统而且活学活用,将现代良民失传已久的最原始最生猛的脏话,回击法外狂徒,积郁喷泻而出。

爽是爽了,有网友说余秀华“人设崩了”,或者冷眼旁观:呵,为了博眼球这大姐真不怕招黑。

我想说这些幼稚发言背后是对余姐力量的一无所知,你以为舌战群儒的战斗力和一招锁喉的毒性是短时间就能练就的吗?

想当年余姐还是博客文艺圈老玩家,就凭着火爆脾气和出口成脏远近闻名,被禁言六个月就是她的功勋章。

因为被无端辱骂投诉论坛无门,气不过的余姐投诉主编王法,被禁言之后就用短信骂,每天风雨无阻笔耕不辍。

甚至还赋诗一首,名为《嫖客王法》。

余姐不枉诗人的才情,一个关于中年颓废loser和妓女小丽的故事,经过余姐三言两语轻描淡写,

平添几分天注定的寂寞、几分江湖儿女的萧索。

资深窑姐感慨王法的渺小,当然这个小的内涵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王法的雄性被余姐彻底阉割掉,因为他挨了社会的毒打,却反手给小丽一巴掌。一个窝囊废形象跃然纸上。

最后结尾余姐神补刀,为这首骂人诗拔高了立意:当王法没有了王法,这个世界真是荒诞又操蛋。

拜读完这首兼具讽刺深意和戏剧张力的古早作品,我对余秀华的清奇的精神世界更心向往之。

不管是满嘴生殖器还是为你写诗,余姐的炮火永不停歇地对不尊重她的人和她看不惯的事。

虽然看起来粗俗无比、口水漫天,但人们还是爱得不行。

因为大家厌倦了口腔文明的虚情假意,最烦“嘴里仁义道德,心里男盗女娼”。

都是食色男女,谁又高贵无比?

余秀华的性与爱

一个女人三句不离性已经很离经叛道,何况余秀华还时刻被贴着“残疾人”和“农村妇女”的标签。

就像颗原子弹,把根深蒂固的观念和偏见夷为平地,然后余姐在废墟上建造了一块关于性与爱的领地。

《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火得一塌糊涂。

在诗歌快要在大众视野灭绝的年代,大家却在一个“标题党”和“荡妇体“混合的新生命中找回久违的高潮。

中文教授感动痛哭流涕,感叹这首诗的当代意义堪比五四运动时期用白话写成的恋爱自由主义。

“这是时代的声音,‘中国’和‘睡你’,一个民族一个性,而且从一个翻身掌握了性主动权的女人嘴里冒出来,她不红天理难容”。

余秀华的身份和身体形象又是一轮冲击波颠覆了认知和幻想,身为女性,她好像在性吸引这方面最不该有话语权。所以反差带来猎奇。

随后,她曾经那些喷薄着躁动和咸湿作品再度被翻出,全民反刍。

大家想弄明白她是怎么能肆无忌惮、淡定自若地叙述性器官和性名词的浪漫。

余秀华把自己和叫床的女人作比较,她说自己身体里的火车任由乞丐、醉酒的上上下下,她用吐出和腥气形容人之大欲。

面对荡妇体的评价,余秀华脖子一梗说“我就是荡妇你能把我怎么样?”。

“哪怕是睡,也是干干净净地睡”。

把纯粹的性掰开了揉碎了放到台面上说,而且说得坦坦荡荡、沁人心脾。

有人把余秀华当成性解放的自由女神,说她激发一代性压抑民族女性的蓬勃生机。

但余姐只是微微一笑,别把我捧太高,我这叫缺什么写什么。

性是自己太渴望却又得不到的白月光,但是正相反,性成了现在男女最容易满足但也最被滥用的白米粮食。

余秀华感慨的是,性爱是随处可见的便利店和加油站,但灵肉合一的爱情令人羞愧。

余姐有多渴望自由的爱与性,就有多鄙夷自己这段20年的婚姻。

作为一个身残、出身农村、读书不多的普通女人,她甚至无法进入婚恋食物链的竞争序列。

19岁的余秀华上半年辍学在家,下半年和一个大十几岁的男人结婚无缝衔接,没给她留丝毫呼吸的空间。

我老家也有挺多婚姻不幸、每天拿“凑合过”“为了孩子”宽慰自己的农村女性,

她们不是不想离,是不敢离。经济不独立离婚可能一无所有,还不如在要死不活的婚姻里苟延残喘。

余秀华连独立的身体都没有,出去打工没人要,只能在家干干杂活喂喂兔子。

好在她会写诗,这是她摇摇晃晃行走人间的拐杖。后来意料之外地出名了,精神拐杖也变成了经济支柱。

写诗出书给了余秀华离婚的底气。以前她还要瞻前顾后,毕竟父母不能陪她一辈子。后来她用15万分手费给自己换来了寻找爱情的自由。

只不过如愿离婚的余姐坐在车里突然心生悲凉。

她以为这段无爱无性的婚姻是座堵塞生命力的山,砸碎了最大的假想敌,她发现寻爱之路其修远兮,自己不过是愚公一样的小蚂蚁。

身体无力实现世俗意义上的性吸引,思想却高贵地游走在云端里。

余姐就在这样错位的交织中一边自卑、一边高傲。

余姐好像已经做好抱憾终生的准备:“切肤之爱、灵魂之爱我这辈子还没经历过”, “我这辈子很亏很亏”。

她写的爱情,都是热烈里带着卑微的向往。

余姐说如果要寄给对方一本书,她不会寄诗歌,而是寄一本关于庄稼的书,告诉对方麦子和稗子的区别。

麦子是理想的完美女主角,但她只是一颗稗子,虽然有权利向往春天,只不过是一个提心吊胆的企盼。

余姐写给遥远的哥哥,用假象的自己谈一场虚无的恋爱,举止端庄、口齿清晰、灵魂清白、会跳华尔兹。

但她还是想要真实的爱情里真实的自我。

余姐炽热的爱也有可能碰到渣男的无情。她用嬉笑怒骂还原一次互相伤害的QQ爱。

余秀华的爱一直很丰盈,溢出来能把别人淹没的那种。

她的大胆示爱,大方调戏看得我这个未老先衰的大龄社畜自叹不如。

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里有一个镜头,研讨会上余姐一脸娇羞和憨笑,跟身边的诗人沉河打情骂俏,明媚地比少女更少女。

当然导演范俭更不能放过,余姐在博客里写下《我和范俭那些不可说的故事》。

朝着镜头一本正经地朗诵:下面送给范俭一首诗《今夜我特别想你》,看是对方先脸红,还是自己先笑场。

遇到帅气的男粉丝余姐不仅直抒胸臆表达喜爱之情,而且把人家的下辈子进行爱的预定。

对方求